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逸雨轩

依窗听雨,给自己一份灵魂的超脱

 
 
 

日志

 
 
关于我

感谢走近我的文字牵挂我的人!其实快乐和幸福一直在我左右,可偏喜欢透过文字去表达、宣泄心底最脆弱的情感,清澈地、忧伤地、灿烂地绽放在那个多愁善感的记忆里。面对世界依然微笑着生活,微笑着继续与我有关的故事。记住了那份叮咛,文字只有淡淡的蓝色忧郁不会有灰色消极和满腹的抱怨!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原创】为情而生,为情而去  

2010-05-24 20:53:56|  分类: 逸雨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为情而生,为情而去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

 骊山语罢清宵半,泪雨霖铃终不怨。何如薄幸锦衣郎,比翼连枝当日愿。

                                                                                 ----- 纳兰性德《木兰词 拟古决绝词柬友》

       人说纳兰词,长于情也短于情,有时太过直抒胸臆,没有了那份令人没有了回味绵长的余味。这一阕也有这个毛病,但有了第一句“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极尽婉转伤感之韵味,短短一句胜过千言万语,人生种种不可言说的复杂滋味都仿佛因这一句而涌上心头,叫人感慨万千。初见时的笑容那么美好,难道注定只能成为回忆?只这一句参透了世情,问懵了苍生其他的文字都可以忽略不记

      因词读人,走进了纳兰的灵魂,深深的陷进了纳兰的世界。他与生俱来的贵族高傲优雅气质,他取水之清澈、澹泊、涵远纯真如稚子的性格,他金戈铁马磨砺的武士飒爽身姿,他让人汗颜与感动的刚与柔完美的集合于一体。让我留恋的何止是如王国维所称颂的“北宋以来,一人而已”的纳兰词,更有那倾其一生,写尽的情深与忧伤。那份情到深处,生死风雨何有防?

     纳兰性灵高洁,虽生于富贵之家,身为宰相公子、皇帝身边的一等侍卫,他并没有受到污浊时世的浸染,一生男儿热肠,没有因为身世的显赫儿结交达官显要,却愿意穿越朱门,“以风雅为性命、朋友为肺腑”把清亮温存的目光投向落魄不遇、地位低微的江南文人才子寒素之士,那样落拓不羁,那样纯明阳光。冰雪一般的倾世才情置身于姹紫嫣红、朱门广厦之中,并没有柳永那般多情,一生混迹粉尘,也没有东坡那样粗犷豪放不羁, “回首向来萧瑟处,也无风雨也无晴”的旷达超逸,可偏偏将一腔解不开的柔情,那一脉扯不断的情丝,一生不可为却为之的思恋,寄情诗词,用自己的生命拼却了人间不悔情醉。

     都说喜欢纳兰词的人都是忧郁的,多愁善感的。不否认没有一颗敏感多情的心,怎能读懂纳兰的那份心碎那份痛。情何以堪,怎敢回首?如果说:写下来的东西就是为了对遗忘做一个挽留的手势。纳兰一定苦笑而叹,如果世事真的可以轻轻易易就风轻云淡,怕是一种莫大的幸运了。留之何必,恋又何苦?缘深缘浅,情来情去,因果历劫,都只是一场梦的世界。可纳兰无论得到多少世人的梦寐以求,却抛不掉那一生痴情满纸。

    虽然纳兰词没有苏轼辛弃疾的大气,可我却觉得纳兰词不是忧郁,因为纳兰词不比南唐后主李煜的词的前期的绮丽柔靡,后期亡国之举的伤悼,也不比清照识得世态炎凉的之后的婉约忧伤,更不比陆游一片丹心始终得不到报国的情思悲恸。纳兰词是哀婉凄艳,是寂寞,是孤独。在那份哀婉凄清的后面,是其冷艳彻骨的侠风。只一句人生若只如初见便可独步词苑。

     一个为情而生,为情而去的至真至情至性的纳兰。对富贵轻看,对仕途不屑,一切凡能轻取的身外之物纳兰无心一顾,只对其没有长久的爱情倾尽了如梦似幻的无可奈何,那些莫名的哀愁隐隐流诸笔墨,明月多情应笑我,笑我如今。辜负春心,独自闲行独自吟。”明月愁云,意境清丽忧伤里透着孤独无奈、刻骨铭心的思念。纳兰自称 情痴情种一生为情所累、为情所困、为情所伤,体弱多病的纳兰最终以执着与不舍抑郁而终。留下一卷如鱼饮水,冷暖自知的词集。纳兰拥有了世人羡慕的一切--财富,权力,才学,友情,爱情,可他似乎并不快乐,《饮水集》收录的词不是感怀昔日美好便是感慨今朝无奈,十首有九首都是忧郁的倾诉。“春风大雅能容物,秋水文章不然尘。纳兰的诗词与富贵无关,与性情有染。

     一声 “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的叹息,是纳兰无奈的诉说。纳兰的生命是短暂的,但纳兰的爱情是千古的,纳兰的诗词是不朽的。纳兰以早逝为至真至纯的惊鸿一瞥定格为前世今生令人叹服的爱情画面,为自己无奈的灵魂找到了回归的路。

     把所有的文字关掉,几次试着把所有的心事打结,放进抽屉,一一锁起。经历了世间风雨,冷眼旁观,情之种种,只南轲一梦。放不下的只是自己无奈的执着。人说,女人即使面对令她多么心仪的男人,也要等男人走出第一步,可那爱情的故事却由痴迷的女人走完了余下的九十九步。相逢那么美好,即使一个是天上的云,一个是水中的波,是否能突破时空的阻隔,以一个投影换得个心心相印,今生无悔?可纳兰的悲哀在于,他所挚情相爱的人已亡逝,所以专情长情的他注定孤独的走完短暂的九十九步。

     只说多情深情长情的纳兰,伤情悲情哀情的容若,可怜!可叹!可爱!可亲!……

 

 虽无纳兰不朽词  愿待真性成虚空

   一直游于纳兰词之间,也领略了太多有关纳兰和纳兰词的文字,因自己文字匮乏,实在无法解读纳兰之精髓,遇到与我心相契的精炼之言,借为己用。因只是借纳兰性情抒我心性,只是一种心情的追忆和幻梦,故,少了夺他人之美的窘意。)

为情而生,为情而去 - 雨涵 - 逸雨轩

 

 

             (打开《红尘隐》来,一遍又一遍地用心聆听这深沉的朗诵,仿如我亦可以隐去红入那佛界的清净境界。想着如纳兰一样逃离真实,向往佛界的清净,我想若干,我一定是从那儿步入红尘,在红尘中辗转经年,是否可以若是归去?!  )

附《红尘隐》朗诵文                                 红尘隐
                                         作者:胥智慧/朗诵:落入人间的泪

    是为了避雨才走进寺庙的,日子在悠闲中已入秋。踏进槛内的那一瞬,我回首看了来时的那座青石小桥,桥的对岸已是昨天。这桥有着云烟般的名字,它沉睡着,也许只有在雨中才会苏醒
    这个时候,离红尘很远。飘渺的烟雾载着云梦般的世事远去,无影亦无痕。烧香的人带着一颗很窄的心来了,在匆忙间,将灵魂藏在某个有莲花的角落,又飘忽的离去
       梵音是永不停止的,千百年来,只有端坐在大雄宝殿前的两株梧桐才能深悟它的空灵。有许多僧者的一生,都是在沉默中度过。他们从前世逃离到今生,又怀着清澈明净的心去赴来世的约定。在青灯古佛下,一次次告诉自己断却孽缘情债,去相信世间的因果轮回
   我的思绪被钟鼓声催醒,天色已近黄昏,该是他们诵晚课的时间了。我没有像往常一样跪在蒲团上倾听,同他们一起朝拜庄严慈悲的佛主,那些经文似乎早在千年前就已听过。今生,我也想过要做个淡远超脱的隐者,幻化一身的仙风道骨,归卧深山古刹栽种菩提。可我有着风湿般的寂寥与俗忧、俗虑,无法忘却过往,也没法不去怀想将来。于是,我感动世人感动的一切,坚心做个凡尘中的女子
      在不经意间,我来到一间僧房的门口。门虚掩着,好奇的心让我想推开它,看看清心的僧人过着怎样一种简单的生活。是否如想象中那样摆放一张木床,木桌上摊开一卷经书,一方木鱼,一盅茶,一盏香油灯?抑或是在墙壁上斜挂一管箫,在窗下横放一把绿绮琴?房内一定整洁素净,还溢满清幽的檀香味。我没敢打扰,寺中有太多的清规戒律,我只是个凡人,更况是个女子。其实,所有人心灵的门扉都是虚掩着的,而推开那重门的人就是有缘人。我相信姻缘宿命,只是我今生的那扇门扉,又将会是谁来轻叩
       湿软的桐叶疏落在石阶上,我有些不忍踩过去。一座高墙便让人远离滔滔的尘寰,养在深院的雨也有着一种隔世的寡静。走进这肃穆庄严的宝殿,谁还会将罪恶与肮脏携带在身上?即使曾经走过迷途,丢失过善良,这儿也不会和你计较,它会给你时间去弥补人生的缺陷。当怒放佛光洒在身上时,你可以带着一颗轻松的心去飞翔。

   有鸟栖息在大殿的檐角上,以一种安详的姿态眺望远方,见着了山水也就寻到了故乡。有的时候,年轮它不是距离,哪怕在千百年后,某个瞬间的片段也依然会清晰

    人间富贵花间露,纸上功名水上沤。幽静的山林自然有种忘我的美,可我也只是带着一颗平常的心来的。如果有一天,佛为我启开心门,我想我终会再来,那时我就再也不离开了
    当我看着僧者诵完经文,沿着长廊缓缓回归自己的厢房时,留下的只是风一样的背影。那一刻,我明白,结局是注定的。
    踏出槛外,雨已停息。寺庙的门口摆着许多卖香烛的小摊,路边还有许多专为人称骨相面的江湖术士。有个留着银须的老者,不停地用手召唤我止步,嘴里嘀咕着我听不清的话语。我没有回头去看那双好似知晓我过去与未来的眼睛,一切自有结果。

       

  评论这张
 
阅读(416)| 评论(2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